某某公司
宠物清洁

盲人可免费向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申请领养导盲犬

  10月15日是国际盲人节。内蒙古自治区共有盲人21.2万人,占全区残疾人总数的13.9%。在21.2万盲人中,兰存刚无疑是幸运的:前几天,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为他配发了1条名叫Dimo的导盲犬。导盲犬在中国只有17条,而Dimo是我区首条导盲犬。

  无论走到哪里,兰存刚都会不厌其烦地对人们说:“Dimo是我的眼睛,它是导盲犬,不是宠物狗。”但是,在众人眼里,Dimo就是一条宠物狗。它公共汽车上不去,火车无法乘坐,出租车拒载,超市不得入内,医院不让进……有时,兰存刚会声嘶力竭地质问阻止他携带Dimo的人:“你为什么不让我带上自己的眼睛?”但,产生不了任何效果。

  兰存刚说,今后会有更多的盲人使用导盲犬,而《残疾人保障法》规定,盲人出入公共场所可以携带导盲犬。“这是意识问题,我和Dimo还会去闯这些场所,我不是在为自己碰硬,而是为更多的残疾人争取权益。”

  10月9日9时40分许,由大连飞往呼和浩特的CZ6354航班降落在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飞机上走下两位特殊的旅客——巴彦淖尔市临河区的盲人兰存刚和他牵着的导盲犬Dimo。Dimo穿着红马甲,背上的导盲鞍和马甲上分别写着“工作中,请勿打扰。”在Dimo的带领下,兰存刚从容地走下飞机。

  在兰存刚和Dimo飞往呼和浩特的几天前,兰存刚担心下飞机后,他和Dimo这对特殊的“组合”打不上出租车,上不了回巴彦淖尔市的长途汽车。于是他提前向自治区残联求助,自治区残联的领导了解了兰存刚的情况后,非常重视,答应派人去机场接他,并积极跟长途汽车站联系,帮助他顺利坐上回家的长途汽车。

  当天,兰存刚和Dimo走出机场时,自治区残联的工作人员边建欣等人已经早早地等候在那里,他们接上兰存刚和Dimo,顺利地把他们送上了开往巴彦淖尔市的长途汽车。

  兰存刚和Dimo回到巴彦淖尔市已经是当日16时许。他们走下长途汽车想打车回家,可是出租车司机一看他牵着一条狗,谁都不拉他们。没办法,他和Dimo只好走着回家。回来后的几天里,兰存刚和Dimo只在住处附近转一转,没有去过任何公共场所。

  10月12日是Dimo跟随兰存刚来到巴彦淖尔市的第3天,它正在努力适应新的生活环境。记者见到Dimo时,它正在窝里休息。Dimo混身黄色,体格健壮,目光柔和。当兰存刚起身迎接记者时,Dimo迅速站起来,走到兰存刚身边,等待他发出指令。兰存刚抚摸着Dimo的头说:“Dimo,来客人了,卧下吧。”听兰存刚这样说,Dimo便乖乖地回到了窝里。它没有像其他狗那样,见到陌生人又咬又叫。

  Dimo是一条黄金拉拉犬,今年3周岁,9月份与同时接受培训的另外1条导盲犬在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毕业,正式走上工作岗位。至此,我国合格上岗的导盲犬达到17条,而Dimo是我区的首条导盲犬。

  兰存刚今年30岁,双目失明已经11年。在他19岁那年,突然得了眼病,由于家里困难,未能得到及时治疗,最终双目失明。坚强的兰存刚并没有被命运击倒,通过努力他学会了按摩,并拥有了自己的按摩店。

  兰存刚说,2006年底他上网时得知,盲人可免费向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申请领养导盲犬,于是他填表申请。但是,导盲犬的数量有限,他一直在耐心等待。

  今年7月份,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给兰存刚打来电话,让他到基地接受综合评估。接到电话的那一晚,兰存刚兴奋得一夜未眠。兰存刚说,申请导盲犬,使用者需要使用盲杖,有一定的定向行走能力。综合评估的内容很多,要根据申请者的身高、体型、步伐、性格,寻找与主人相配的导盲犬。最终,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为兰存刚选择了Dimo。接下来是为期2个月训练,兰存刚与Dimo24小时形影不离,逛街、吃饭、睡觉都在一起。兰存刚说,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选择训练导盲犬的条件非常严格,训练过程中哪怕有一点小毛病,都要被淘汰出局。一条导盲犬的培训过程至少要1年,综合费用15万元~20万元。

  与Dimo在一起的日子里,兰存刚似乎又重新找回了健全人的感觉。他说:“Dimo非常聪明,遇到台阶、水坑、转角和有车辆经过时,它都会停下来及时提醒我。它就是我的眼睛。”

  10月13日上午,兰存刚给Dimo穿上红马甲,戴上导盲鞍,决定与Dimo出去走一走。记者跟随他们进行了一次体验式采访。

  兰存刚说:“只要穿上马甲、戴上导盲鞍,Dimo就会进入工作状态,无论什么事都不会对它造成干扰。”

  记者发现,Dimo带兰存刚直线行走时,身体都会稍领先一点,并紧贴兰存刚左边;在上下楼梯之前,他都会停住,等候兰存刚。过十字路口时Dimo会停下来左右观看车流和人流,并听从兰存刚发出过马路的指令……而兰存刚则需要用“走”“左转”“右转”“找路”“找楼梯”等口令进行指挥,并用手握住导盲鞍,感觉它的行动。当Dimo带路走的很顺畅时,兰存刚会弯下腰夸讲它几句,轻轻拍拍它的头,Dimo则会仰起头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兰存刚。兰存刚和Dimo出现在路上,引起了很多人驻足观看,有的人出于好奇会上前逗一逗Dimo,但Dimo却不会被干扰,更不会乱跑乱叫。

  记者与兰存刚和Dimo沿临河区的胜利路南行,发现路上有多处盲道被机动车、自行车和杂物挤占。兰存刚说:“如果不是有Dimo带路,我用盲杖走起来会有很多困难和危险。”

  当日10时10分许,兰存刚和Dimo来到了国泰超市,刚到超市门口,他们就被一位保安拦住了,“对不起,请把狗牵出去!”保安对兰存刚说。兰存刚向保安表示,他是盲人,Dimo不是宠物狗,是条导盲犬。对于兰存刚的解释,保安说:“我不管它是什么犬,反正是条狗。超市有规定,狗不能入内。”在兰存刚的坚持下,那位保安表示请示一下领导。几分后,超市保安部的部长等人赶到了现场,兰存刚向他们出示了《导盲犬工作证》。众人看过之后,表示Dimo仍旧不能进入超市。

  10时30分,兰存刚和Dimo来到了临河汽车站。虽然他们顺利地进入了售票大厅,但是当他咨询是否可以带Dimo跟他一起乘坐汽车时,汽车站的工作人员表示:“应该不能。我们问一下车站派出所吧。”随后,一位民警来到兰存刚跟前,他说:“按照规定,是不允许携带狗乘坐汽车的。不过你的情况比较特殊,我头一次遇到,还真说不好,得请示汽车站领导后再定。”经请示,车站领导表示绝对不能携带狗上车。

  11时10分,兰存刚和Dimo来到了临河火车站。刚一进售票大厅,咨询处的一位女工作人员就厉声呵斥兰存刚:“把狗牵出去!”

  “它不是宠物狗,是导盲犬,它正在工作。”兰存刚据理力争,并从兜里掏出《导盲犬工作证》给对方看。但对方很不友善地表示:“我不管你牵的是什么东西,赶紧把它牵出去。”最终双方发生了争吵。后来,火车站的另一位工作人员和一位民警赶过来,向兰存刚解释说,上级有规定,不能让狗乘车。如果兰存刚确实想乘火车,可以将Dimo放到火车的行李车里托运。

  从临河火车站出来,兰存刚和Dimo想乘坐公交车回住处。可是,公交车司机一看兰存刚牵着一条狗,拒绝让其上车。

  跟Dimo一路走来,兰存刚的心情很沮丧。他蹲在路边,抚摸着Dimo说:“人们对导盲犬的理解和接受程度标志着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希望人们对导盲犬给予更多的理解,让盲人出行更方便些。”

  据了解,2008年7月1日修订实施的《残疾人保障法》第58条规定:“盲人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应当遵守国家有关规定。”对于兰存刚和他的导盲犬的尴尬遭遇,昨日,边建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有关盲人携带导盲犬出行的问题,目前我国还没有具体规定,人们对导盲犬的工作性质缺乏必要的了解。边建欣说:“作为一位残障人士,我能够切身体会到残疾人多么渴望参与社会,多么希望社会为我们提供更多的平台。希望国家尽快为盲人携导盲犬出行立法,同时也希望社会给予盲人更多人性化关怀。”文·摄影/本报记者 徐亚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