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公司
宠物用品

甚至追踪到供应链上的特定品牌、商店

  美国时间4月18日,这组揭露东南亚海鲜食品业奴役现象的报道,获得了普利策奖最高荣誉——公共服务奖。

  今年正好是普利策奖颁发第100届,美联社的这组长篇调查报道,讲述了一个足以拍成奥斯卡影片的故事,4名女记者深入虎穴的调查过程,本身就荡气回肠、精彩无比,堪称现代调查新闻典范。

  在超过18个月的时间里,美联社记者追踪到关押在牢笼中的劳工、追寻到打渔船只、一路跟踪运送海产品的货运车……只为揭露东南亚海洋水产品捕捞行业存在多年的非法用工问题。

  美联社记者扔出这篇重磅新闻,披露了在东南亚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岛——班吉纳,一群渔业工人像奴隶一样被迫出海打渔,他们捕捞的鱼虾,最终会出现在千里之外的美国,进入大型超市、餐馆甚至宠物商店。

  他们的生活是这样:每天仅仅依靠一些碎米粒和咖喱填肚子,根本吃不饱,他们被关在铁笼里,这个狭窄的空间让他们都没法躺下,只能一个挨一个地坐着。唯一能出去的时间就是下一个捕捞船来了,工头会强迫他们出海。一旦他们有逃跑的念头,会被关押到更严格看守的铁笼子里。

  这些劳奴大多来自缅甸,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他们通过泰国的中间人被卖到印尼。

  30岁的HlaingMin说,“美国人和欧洲人,你们在吃这些鱼的时候请记得我们。海面之下有我们累积如山的尸骨……堆积起来可以形成一个岛,就是这么多。”

  美联社记者跟踪载着海产品的大型渔船从班吉纳出发,通过卫星定位系统,他们一路追到了泰国的一个港口。上岸后,这群记者又跟踪运送货车,躲在货车背后,度过了四天四夜,然后发现,这些海鲜被送往好几个工厂、冷藏仓库以及泰国最大的海鲜市场。

  记者通过美国海关记录显示发现,一些泰国工厂把这些海产品运送到了美洲、欧洲、亚洲。美联社记者追踪了运送到美国的这批货物。

  他们最终很难追到一条具体的由渔奴抓捕的海鲜的最终去处。然而,整个供应链劣迹斑斑,供应链上的公司无一不是在因为奴隶市场而获利。

  美联社记者出于安全考虑没有用很多人的真名。“我们父母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我们的消息了,我敢肯定他们认为我们已经死了。”一名渔奴说。

  对渔奴来说,班吉纳是他们人生中的终点。很多人被他们的船上关押隔离着——有的被关了5年,有的甚至已经被关了10年或20年。很多人因为“不听话”被打成了残疾,还有些人则被打死,或者因为难以忍受虐待而跳海自杀。

  泰国渔业公司到缅甸、柬埔寨和老挝等贫困的邻国招工的做法已持续很多年。但是近些年,很多人不愿意出海从事危险的工作,招工就变得越来越残忍,有的是直接被用药迷昏或绑架过来。

  上船之后,泰国渔老板威胁他们要干活赎身,每个月只能拿10美元,很多人甚至一分钱也拿不到……

  因为泰国政府禁止没有身份的非法劳工,所以渔老板们给这些缅甸人办了泰国的假身份,身份纸上除了照片,名字和其他信息都和他们自己完全没有关系。这个缅甸渔工对记者说,“除了照片都不是我的。”

  美联社的报道刊登后,一个可怖的现象是,并不是所有渔奴相信他们真的获救了。他们被关押得太久太久了。

  这篇报道称,印尼政府官员一开始仅向一小群渔奴发送了“保护邀请”,因为这些人公开道出他们所受的虐待。

  但是印尼海洋资源和渔业监督主任Asep Burhanuddin后来说,他们欢迎每个人,没有人将被抛弃,包括那些躲在班吉纳小岛的原始丛林中的渔奴——一些渔奴侥幸逃跑了,但在与世隔绝的小岛上,他们因为害怕索性躲在丛林里过着原始人一般的生活。他们不敢相信,终于一天可以走出小岛。

  在班吉纳小岛的渔业公司外,被解救出来的缅甸劳工,当被问到“有谁想回家”时,大家满满举起了手。

  “美国曾公然指责泰国存在严重的虐待劳工现象,并从2000年起,美国就立法禁止存在非法奴隶劳工现象的食品进口到美国,但是14年后,由于重大的漏洞,泰国由渔奴捕捞的海产品在美国市场大行其道,进入美国的大型超市、商场。”

  在第三篇报道中,美联社开始拷问政府,为什么会对这些问题视而不见,阳光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罪恶?

  这篇发自华盛顿的报道采访了国会议员、行业组织、企业。报道直接质疑了美国法律的漏洞和美国政府的失职。

  1930年制定的美国《关税法》规定,由被胁迫或者奴役的劳工生产的任何产品都不允许进口,海关如果怀疑进口货品的生产涉及奴役劳工,有权扣押货品。

  然而美联社记者调查发现,这个条款在85年的时间里只使用了39次,其中11次被扣押的货物在经过调查后又被放行进入美国市场。

  个人觉得这是一篇十分感人的个体故事。美联社记者跟踪一个名叫Myint Naing的缅甸渔奴回家的故事。

  他曾无数次想要回家。在他最后一次向工头提出这个念头的时候,他几乎被打致死。但离家22年,Myint Naing愿意冒任何风险,他甚至冲击船长,对这次“不听话”的惩罚是,他在阳光下跪了整整三天,又被扔在下大雨的夜里,他没有食物,更没有水。这些天,他想象着自己到底会怎样死去,他们会不会把他的尸体扔到海里,像其他去世的劳工那样?还是会开枪打死他?还是仅仅把的脑袋劈开,像他们从前做过的?

  Myint Naing在1993年被哄骗到印尼,之后逃到岛上的密林里呆了几年。后来,渔老板放出风声说只要再出海几个月,就送他们回家。信以为真的他又到了船上,结果发现又被骗了。

  再后来,他又逃回班吉纳村附近的密林,一直躲在里面。直到这一次被印尼政府解救。

  姐姐给Myint Naing用水冲澡,仿佛要洗掉过去22年的耻辱、冤屈。

  Myint Naing的母亲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儿子,激动地几次晕厥。

  2015年的早些时候,几百名劳工被发现并获救,但依然有34条载着渔奴的船只没有沿着预定目的地形势——他们处于失联状态。

  美联社没有因为报道刊登而结束这个案子,他们穷追不舍,经过4个月的调查,美联社记者通过卫星定位、已获救渔奴的口述、政府记录、商业内部人士的采访等,发现到达了一个狭窄、危险的海峡。一个盘踞人心的疑问是:这批失联船只上的劳工是不是又被重新抓回去充当渔奴,或卖到其他的渔业公司?

  这篇报道披露,在过去的4个月,美联社记者跟踪了34条船,每条船上约有20人。根据第一手的供述、卫星图片以及公开记录,在巴新西部的狭窄海峡找到了部分船只。

  6个月,成功营救2000多名渔奴,他们中最小的不过15岁!最长的离家22年!

  泰国官方工作人员拍摄在班吉纳岛上外国打渔工人的墓地,他们再没有走出小岛,有生之年再无可能与家人团聚。

  美联社的这组报道,已经牵扯出美国最大的商业巨头,包括供应链上的美国大型食品超市,包括Kroger、Albertsons、Safeway,美国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还有美国最大的食品分销商Sysco。

  这些沾满渔奴血泪的海鲜产品还能堂而皇之地进入一些知名罐头宠物食品的供应链。

  美联社的记者采访了包括沃尔玛在内的这些美国公司。很多公司都拒绝了采访,有些则发来冠冕堂皇的声明,表示他们坚决反对奴役劳工,会对供应商施加压力、要求确保不出现奴役劳工的现象。

  还有些公司则在私下里承认,他们早就知道这些事的存在,但是很难保证100%的干净,也很难对发生在泰国的事进行控制。

  直到11月,美联社抛出这篇报道,雀巢公司公布了长达大半年的调查,这个不寻常的表态称,该公司确认在泰国海产品供应商中存在虐待劳工问题。这家总部在日内瓦的公司是第一家站出来自查供应链并公布结果的跨国食品企业。

  宠物罐头知名品牌Fancy Feast的鱼虾口味制品,在美国很多超市常见

  班吉纳村的故事也绝不是孤例,美联社的这组报道里还包括一篇对于泰国海虾加工工业的调查文章,揭露了无数童工和女工被奴役的故事。

  之前,时有报道显示东南亚的海鲜业里,有各种虐待、奴役工人的现象,但这其中大多没有足够的证据,因此也没有引起东南亚政府的重视。

  他们从美国本土进口的各种海鲜追查出口商、进口商,结果一路追到印度尼西亚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岛上,它就是班吉纳。在那里,她们发现了一大批像奴隶一样被囚禁的劳工。

  美联社资深副主席和执行编辑KathleenCarroll在给普利策奖评委写的推荐信中写道,美联社记者完成了两个超越一切的目标——

  第一,他们发现了被关押的劳奴,反击那些行业里老是宣称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第二,他们对劳工制作的海洋食品穷追不舍,甚至追踪到供应链上的特定品牌、商店,所以公司再不可能否认罪恶的存在。

  在打渔劳奴在作业船上向她们祈求帮助时,记者遭到打渔公司管理人员的威胁,后者声称要用快艇弄翻记者的船。

  还有一次,他们躲在卡车后整整四天,就为了搞清楚到底是哪条船将运送他们追踪的一批罐头海产品。

  他们还要躲避渔业公司雇佣的持枪黑手党,要颠覆几百万的生意,记者随时可能吃枪子儿。

  这些记者通过跟踪卡车,找到冷藏仓库、处理工厂,通过顾客记录和企业数据库,找到运送给美国分销商的货车。

  2015年4月2日,印度尼西亚调查官员走进已经被取缔的曾经关押劳奴的一个个小屋,这才让人看清铁栅栏里面的不堪入目的生存环境。

  “凭借着勇气、正义感、不屈不挠的精神,这个记者团队彻底动摇了泰国海洋捕捞出口业原本每年70亿美金的生意,这组报道牵涉到政府、企业以及消费者。”KathleenCarroll说。

  在2015年3月刊发第一篇报道之前,美联社就寻求国际移民组织的帮助,希望后者能帮忙营救在印度尼西亚班吉纳小岛上的劳奴,他们在权衡爆炸新闻和解救人命之间,选择了后者。

  记者还在报道刊登后一周重回班吉纳小岛,当时,已经有几百名其他劳工获得解救。

  这个奖在普利策所有奖项中意义最为特殊,公共服务金质奖章不仅是授予个人,还授予记者所在的新闻机构,以表彰这个机构在支持和披露诸如渔业劳奴这类社会重大选题上所做出的持续不懈的努力。

  用一篇篇报道,持续改变着不合理的存在,加速着立法的进程,推动社会的进步,这是每个心怀新闻理想的记者内心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