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公司
宠物用品

没有具体的生产厂家、电话

  对很多市民而言,猫狗已不再是可有可无的宠物,而是朝夕相处的家庭成员。据粗略统计,上海宠物猫狗数量在100万只以上。吃饭、穿衣、美容、打针、吃药宠物的衣食住行需求,已形成庞大的产业链。

  近日有不少市民反映,他们在购买狗粮、猫粮或者灭虫兽药时,买到了假货或过期产品。记者调查发现,国家明令禁止拆零销售饲料,但在花鸟市场的相关宠物店内拆零销售现象却很常见,甚至有商家销售过期狗粮。同一进口饲料品牌,竟分行货、水货,美国版、澳洲版、亚洲版等,让购买者晕头转向。

  对宠物饲料和兽药市场的乱象,上海市农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许多问题日常检查中也难以发现,目前查处主要依靠线索举报,难度很大,建议市民买宠物饲料首选正规专营店或网上官方商城。而兽药则一律不要从网上购买,因为主管部门从未对任何一家网店核发过兽药经营许可。

  在位于普陀区曹杨路上的西宫花鸟市场内,聚集了数十家专营宠物和宠物用品的商户。近日,记者在该市场内暗访时发现,对于国家明令禁止的大包装饲料分包拆零销售行为,在这里却司空见惯。

  在其中一家宠物用品店内,记者看到货架上摆满各种进口、国产的狗粮、猫粮。店门口的几只装饲料的大袋子则敞开着,咖啡色颗粒状的饲料清晰可见,凑近还能闻到浓郁的腥味。记者询问常见的皇家小型犬幼犬粮价格,老板马上给出两种价格:“2公斤原包装的一袋110元,散装的便宜,1斤12元。”

  “散装的为何能便宜一半?东西会不会不一样?”面对记者疑问,店老板指着散装饲料的外包装说,“看到没,都是皇家幼犬粮,成分一模一样的,大包装进价便宜。”看到记者倾向买原装包装,老板又从货架上取出一包原装小包的2公斤装皇家幼犬粮,“这包也是原装的,运输时不小心破包了,我已经封好,算散装的价格给你好了。”记者注意到,这款破包优惠装的外包装颜色和货架上其他同类货品的颜色明显不一,绿色显得更淡,包装也较陈旧。老板的解释是皇家最近换了新的外包装,但东西还是一样的。

  买下这包优惠装的皇家后,记者致电皇家宠物食品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从2012年4月6日起,皇家宠物饲料的外包装上均增加防伪标,消费者可以凭该防伪标上的16位验证码,去皇家官方网站进行产品验试,以辨别真伪。至于记者购买到的所谓老包装,由于没有防伪标,即便是线日之前的产品。“狗粮的保质期是1年半,如果是去年4月6日生产的,到今年10月6日也已经过期了。”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让消费者更难区分的是名目繁多的进口饲料。家住浦东的方小姐饲养了一条威尔士柯基犬,“我家狗狗主要吃美国的安娜玛特和加拿大的渴望这两大品牌狗粮。”方小姐说,普通宠物店或淘宝店根本不敢买,因为假货太泛滥,她身边的朋友主要都是先找到国外品牌的官网,再查询到其在国内的代理商,然后盯着代理商来买。

  方小姐说,由于她的朋友主要在外企上班,英语都不错,能及时掌握国外产品最新信息,“除了看品牌,甚至还要仔细研究全英文的成分配比。”方小姐笑称,个别资深养狗人的水平,几乎能媲美宠物饲料专家了。在业内人士邹先生看来,进口宠物饲料之所以混乱,和进口奶粉面临的问题很相似,国内外价格差距大,或者很多品牌国内根本买不到。

  由于进口饲料进入中国销售,必须先取得农业部的“产品登记证”,一些未取得登记证的进口饲料便通过非法渠道,走私入境销售。由于这种做法本身就不合法,在此过程中很容易出现仿冒、以次充好,以国产饲料换包装冒充的情况。皇家、冠能等大品牌虽然已在国内设厂生产,但其在国外的部分产品并未获准进入中国市场,而市面上销售的所谓美版、韩版、澳洲版也是走私入境。而农业部对进口饲料发布“产品登记证”一般都是以公告的形式零散发布,并没有统一便捷的查询平台,即便专业人士也很难查证哪些产品是取得销售资质的进口饲料,更不要谈普通消费者。

  据上海相关政府部门规定,宠物医院(诊所)必须经过审核,并在显著位置悬挂动物诊疗许可证、动物防疫合格证和工商部门颁发的经营许可证。宠物医生必须持有兽医资格证,并受过专业训练。宠物医院在诊疗结束后,必须向消费者出具诊疗清单、价目表以及发票,并在诊疗记录上签名。

  包括未按申请执照上所要求的服务进行诊疗的正规宠物诊所(如聘用无证人员担任兽医等)

  值得提醒的是,上海宠物业行业协会调解受理范围只限持有《动物诊疗许可证》的宠物医疗机构,医疗纠纷调解、伤亡的宠物犬必须有上海市公安部门发放的宠物犬准养证,否则不予调解。此外,主治兽医人员须提供上岗执业资格证明。非法开设或变相开设的宠物医院、诊所发生宠物医疗纠纷,不属于本规则的调解范围。

  对管理更严格的兽药,国家明令取得资质的商家才能销售,但许多宠物美容店甚至很多网店也在大肆销售兽药。

  在淘宝网宠物专区中,记者输入“兽药”后,查询到3.33万件在售物品,其中不少还是进口兽药。由于网店经营成本低,不少兽药价格比实体店要便宜一半以上。记者在淘宝网店“淘气的加菲猫”上购买了几款常见的驱虫药。其中一款抗线号注射液,到货的外包装上只有“吉兽药试字(2004)X00608”字样,没有具体的生产厂家、电话,且瓶外写有“进口药”字样。另有两款澳大利亚可得治广谱驱虫药的外包装上,也只有制造商“澳大利亚肯克制药公厂”的名字,没有其他诸如批号批文、国内代理商等信息。

  记者购得的另一款颇受好评的驱虫药为诺华公司出品的Lopatal 汽巴驱虫药,据了解,该药在网店和实体店内销售多年。但记者联系上海诺华动物保健有限公司中国总部了解到,该药从未被引进到中国。让人不解的是,网上销售这些进口兽药的“淘气的加菲猫”并非普通小店,而是有着3颗金皇冠的人气店铺。

  “网上销售的很多兽药虽然便宜,但风险非常大。”浦东一家宠物诊所的执业兽医刘先生表示,兽用药品和人用药品的性质其实是一样的,超过剂量或者剂量不足都有危害。一些非正规渠道购买的药品,可能成分有问题,虽不会致死,却可能没有效果延误病情。也有的药品中违规添加抗生素等成分,效果看上去很好,但可能让宠物导致抗药性,后果更危险。网购兽药的后遗症不会立刻显现,等到暴露了,主人也很难找到真实原因。

  在西宫花鸟市场内,记者看到,不少主营宠物用品的商家,都辟出专门的柜台销售宠物兽药。据上海市农委相关负责人透露,国家对兽药的管理非常严格,只有取得兽药经营许可证后才能销售。如果是销售进口兽药,还必须取得《进口兽药登记许可证》。

  然而,对宠物用品店、宠物美容院跨范围经营,违规销售兽药的行为,该负责人坦言查处难度很大。“就像花鸟市场里的宠物用品店,他主营宠物饲料和宠物周边产品不在我们的日常检查范围内,只有接到举报,才能去调查。”该负责人透露,由于牵涉到查封、罚款等切实利益,农业部门在执法过程中遭遇的阻力也很大,甚至会碰到暴力抗法的情况。比如,查封仓库或者查扣货物时,往往要联合公安、工商等部门联合执法,才能顺利推进。

  该负责人呼吁,为安全起见,市民应该选择去正规的兽药企业,这些企业的名录在上海市农委和上海市动物卫生监督所的网站上都可以查到。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很多市民带着宠物去看病时,并未注意店家是否具有诊疗许可证,兽医是否具有执业资格。

  “一般就是选择离家近的,或者就是朋友推荐的。”家住闸北区的谢小姐说,只要医生能尽快把病看好就行了。业内人士坦言,目前不少宠物诊疗机构为了尽快见效,对抗生素的滥用也非常严重。就跟人类感冒后马上去医院打吊针,以为这样就能好得快是一样的道理。而抗生素滥用,会导致超级细菌的出现,危害非常大。

  “人有医患矛盾,宠物领域也有。”在业内人士看来,正是消费者的误区甚至无知,助长不良机构的做法。该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很多国产兽药的效果不好,而进口兽药价格太贵,为了迎合消费者“尽快看好病就行”的心理,少数机构会悄悄把人药当兽药来用。

  以狗常见的普通皮炎湿疹为例,如果用澳洲PETLOVER品牌SKIN CREAM,正规渠道购买的零售价在50元左右,如果用人用的百多邦,在药店售价仅16元左右。“价格只有不到三分之一,效果却更好。”然而,此举的隐患在于,对一些人畜共患的疾病来说,如果人药被当兽药来用,病毒就会产生耐药性,这样一来,人如果得病,原本有效的药物可能就无效了。

  “现在宠物饲料和其他用品网上销售十分火爆,如果不靠打擦边球看病,实体店根本无法支撑。”一家社区宠物店的负责人说,相比宠物美容、寄养、绝育手术、活体交易、看病等业务,单纯销售饲料和其他产品的利润微乎其微。

  上海市农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宠物诊所和宠物美容院、用品店有着本质区别。宠物诊疗机构必须取得市动物卫生监督机构颁发的《动物防疫合格证》及市畜牧兽医行政管理部门颁发的《动物诊疗许可证》。该办法对于诊疗机构的设施、人员也有详细的规定。

  据悉,宠物诊疗机构的执业兽医师,必须取得相关专业的文凭才能报考,因此该证书的含金量很高。但一些小宠物店并不具备这样的人员、设备和能力,往往也偷偷从事诊疗行为。“如果它不是宠物诊所,只需工商登记即可,并不在我们的日常管理范围内。”市农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这些宠物店的“越界”举动,只有接到举报才能调查。

  早在2010年8月2日,上海市宠物业行业协会就曾公布《关于规范宠物诊疗行为的告知书》,其中明确规定“诊疗区域内不得从事宠物饲料、用品销售、美容、寄养等经营活动”,“严禁私自将诊所更换为医院”等。然而,宠物诊疗、美容、寄养、活体销售混业经营的现象仍不少。一些店家称,不多元经营就很难维持。

  由于宠物相关收费与用药量、犬种等因素有关,目前并无指导价格,也不列入政府定价范围,属于市场定价。政府只监管宠物诊所的“价格行为”,即其是否明码标价,是否有“货不对板”、“打闷包”等行为。

  “上海现在满大街各类宠物店,如果光靠检查执法,根本不可能管好。”在仙霞西路779号现代农业服务中心,上海市农委的相关负责人说,拆零容易滋生掺假、以次充好、冒牌或者销售过期饲料等问题,国家明文规定饲料不得拆零销售,查到可处以2000元至1万元的罚款。

  然而,当他们接到举报去执法时,一些宠物店门口明明摆着散装饲料,店主却抵赖称这是给店里养的宠物吃的。“饲料是普通商品,不需要许可就能销售,就算发现问题,取证也很困难。”该负责人呼吁,希望市民能提高安全和自我保护意识,选择正规的商家购买饲料和兽药,选择正规挂牌的诊所给宠物治疗。

  至于兽药和诊疗中的问题,该负责人表示,市民在给宠物买药和看病时一定要注意查看兽药经营许可证或诊疗许可证。据悉,上海目前有取得资质的宠物诊疗机构150多家,执业兽医近1300人。“如果诊疗中发生纠纷,宠物主人可以向上海宠物业行业协会申请调解或鉴定。”该负责人表示,根据上海《宠物医疗纠纷调解(鉴定)暂行规则》,发生医疗纠纷的患病宠物的尸体必须在宠物死亡后一小时之内即0℃保存,纠纷当事人要求委托尸体解剖的,应尽快在宠物死亡后24小时内进行,最长不应超过36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