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公司
新闻动态
NEWS
宠物常识

连他都不知道经销商的具体地址

  

  人民网合肥10月30日电(本网暗访组)“这个,还有这,都是假的。”10月20日上午,兽医李文斌(化名)从冰箱拿出一盒宠物犬用免疫球蛋白,向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介绍其中的蹊跷。5分钟前,他给一只患病的吉娃娃犬注射了这种药物,收费100元,不知情的狗主人抱着宠物心满意足地走了。

  接到李文斌的爆料后,人民网安徽频道派出多路记者历时一周暗访合肥宠物药品市场,在宠物医院与经销商处,记者发现宠物注射液没有GMP(药品生产质量规范)认证、没有农业部批号的情况比比皆是。

  在假药的背后暗藏一条利益链,一盒进价仅5元的假药冒充线元的高价,在这条利益链条上,生产者、经销商以及宠物医院均获利匪浅,而为此埋单的都是广大的宠物主。

  10月20日上午,李文斌的店门前,50多岁的王女士一路小跑进来,怀里抱着一只吉娃娃犬。小狗还穿着衣服,两眼泪巴巴的,一动不动。

  “对我家孙子都没这么操心,医生你可得帮我瞧好。”王女士皱着眉,说话时眼睛也不离开小狗。

  做完检查,李文斌判断是“犬细小”(一种动物疾病),说先打一针,下午还得来吊水。

  “可能瞧好?”王女士焦急地说。“打一个星期再说吧。”李文斌没抬头继续写病历。待王女士出门,他带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来到仓库,打开储藏药物的冰箱,拿出一盒“精制犬用免疫球蛋白注射液”,直言刚才给小狗注射的就是这个,“是假的。”

  怎么判断是假药?李文斌说,正规的兽药有GMP(药品生产质量规范)认证,不仅如此,还需有农业部批文,而这盒药上两样都没有。

  上个月发生的一件事,李文斌现在想起来都后怕。一个男的,抱个3个月大的阿拉斯加犬过来,凭着多年经验,李文斌看出是狗瘟,已经出现拉血的症状,基本没得救。

  小狗进行了一个星期的输液治疗,最终还是死了。狗主人悲痛至极,许久才从椅子上站起来,开口就让李文斌吃了一惊。“他问我要这段时间的药单,我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后来才知道,他是个律师。”

  律师看出了药的问题,直指李文斌卖的是假药,而他的小狗有赛级血统,市场价至少5000元。最终,李文斌向狗主人真诚地赔礼道歉,并免掉了之前的治疗费用。

  “说真的,我认为对我是好事,把我点醒了。即便这次没出事,以后也会出事,会出大事。万一我治死了一只藏獒呢?”他说。

  假药有什么危害?李文斌说,最显著反映在药效上,治疗“犬细小”真药往往两支就够了,假药需要四五支。因为没有GMP及相关部门认证,假药的药效和毒性都是未知的,存在隐患。

  “你是兽医,也在卖假药,为什么把这些告诉我们?”李文斌顿了顿说:“像我这样卖假药的宠物店不在少数,我不卖别人会卖,比我还便宜,这样下去市场就乱了。”

  10月27日上午,人民网安徽频道来到合肥市临泉路与藕塘路附近的“安琪宠物医院”。大厅里看不到药品,均是猫粮狗粮及宠物用品。

  得知记者来意,一位女店员领着记者走进一个挂着帘子的小屋,里面密密麻麻堆着英文标签的药品。

  她从冰箱里掏出两盒药,一盒标明是“犬用二联王”的血清制品,另一盒是“犬干扰素”。外表上看,两种药都没有正规标志。记者表示想买下这两盒药物,小姑娘显得为难,说药物不外卖,必须带小狗过来看病。

  从这家店出来后,记者来到合肥市蒙城路与义井路交口正风花市的“关爱动物医院”,店里的陈老板正在给一只小白狗打疫苗。记者称小区流浪狗患病,想买点犬用血清和干扰素回去。陈老板说没问题,但是价格有点高,一支干扰素100元,既然给流浪狗治病,可以算便宜点。

  见记者诚心要买,陈老板拿出两盒药,一盒是名为“安布莱斯”的犬用干扰素,一盒是血清制品,均没有正规标志。

  10月20到10月27日,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以宠物主身份,暗访了数十家宠物医院。虽然大部分宠物医院对处方药显得讳莫如深,记者还是看出了很多问题:宠物注射液没有GMP认证、也没有农业部批文。

  这些假药从何而来呢?李文斌向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介绍,宠物店购买兽药,主要通过合肥市场上几个大的经销商。

  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辗转联系上几家经销商,一听记者想买宠物处方药,对方态度立刻变得警觉,要么说没有,要么挂断电话。李文斌说,这些经销商行事非常小心,连他都不知道经销商的具体地址,平时缺货只能打电话,对方送货员会上门服务。

  几经辗转,记者联系上一家经营“安布莱斯”干扰素的经销商,询问该药品是否有生产批号,该负责人称药品都是“套号”,没有正规的批号。记者随后了解得知,所谓“套号药品”系指盗用正规药品生产厂家批准文号,所生产的仍是假药。

  该负责人向记者报了价,一支14元。值得一提的是,之前暗访宠物医院时,一支“安布莱斯”干扰素的价格是100元,几乎翻了8倍。

  “你是生面孔,他给你报的价高了,我买的线块钱。”听了记者的暗访经历,李文斌得意地说。他告诉记者,假药的出厂价一般是3到5元,到了顾客这一环节就变成了100元,可谓暴利。

  “其实我们也想买真药,毕竟疗效好。但真药价格贵,进货渠道少,关键是顾客没有维权意识,不深究药的真假,只在乎价格。长期以往,坚持卖真药的宠物医院会因价格过高无法生存。”李文斌说。

  暗访过程中,记者记下了6种问题药品,分别是“苏醒灵注射液”、“精制犬用免疫球蛋白注射液”、“犬用二联王”、“铁草犬用干扰素”、“安布莱斯犬用干扰素”。

  在合肥市动物卫生监察支队,工作人员张晋峰将这些药品名字输入国家兽药基础信息查询系统,发现没有一例是正规药。他介绍说,我国《兽药管理条例》47条对假药有界定,判断假兽药的标准有两条,第一,药品上是否标注GMP(药品生产质量规范);第二,药品是否具有农业部批号,有的药品单位采用套号的方式,用正规药品的批号套在不正规药品上面,这种药品也视为假药。

  值得一提的是,市场上充斥的各种宠物血清注射液均为假药,因为农业部尚未给任何一家制药厂生产血清的批号。“宠物血清技术还不成熟,疗效很不稳定,所以这一块还没放开。”张晋峰说。

  看到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提供的暗访证据后,合肥市动物卫生监察支队高度重视,表示将加大监察力度,配合本网在全市范围内展开突击检查。目前,该行动已经展开。